向时

三生有幸

11月27日②

Нефрит:

写文章与绘画特点差异显而易见,所能传达的东西也截然不同,这一点一直困扰着我。在很多次和朋友的闲聊里我也充分表露了出来,这也许是一种非常复杂的,也是双方都会拥有的不甘心。


    一方面,也就是为什么说文章是一种高难度的表现方法,因为他使用的工具(文字)是人人都能掌握的,那么在这里脱颖而出绝对是困难的事情,并且文章不具有图片的第一印象强烈冲击力,对于很多文章作者来说,难以突出和不易成为生存技能,是一件棘手的事情。


    但是另一方面,也就是对于我这种画图的作者来说,我所苦恼的东西变得十分抽象。文章具有一种显而易见的传达思想精神的能力和效果,并且这种效果是深远持久的(在这里全部默认作家有一定写作能力),我自己很明确有这样的感觉:一篇好文章的内容可以让人的生理反应都跟着变化,并且你会持续思考它,想办法理解它,你会很容易引起共鸣,因为有极大的联想空间,即使是不易懂的文字也会有一些模糊的震撼意味,并且影响一直持续。


    然而很明显绘画作品并不是这样,不是说没有画可以给人震撼的印象深刻的能力,恰恰相反这样的作品是很多的,但是到底是哪一个层面,是"技术实在过于高超"还是"引起我的无限遐想",绝大多数作品绝对属于前者,何况很多名画本身也就是商业需求的产物。当然,视觉的美学贡献相与文学贡献的地位应当是不分高下的,但作者个人可能有更明确的追求,比如我不仅想要它好看,我还希望它有传达思想的作用,然而事实是除非绘画水平真的非常高超,否则这一点极难做到,哪怕是非具象的作品也是(必须强调的就是这一点,抽象作品如果想要优秀也必然建立在作者的扎实基本功上,一切不具有好基础而一味强调抽象表现的行为都是耍流氓)。因而人们趋向绘画,更易赞誉"美",但更容易记住文章,赞誉"深",说文章提升了自己的情操,改变了人生,绘画的美学体验则不外显。


    这就令人很为难,甚至感到不公平(虽然这种不公平双向存在),在引起思考和联想以及深远感受的效用上,绘画与文章相比需要花费更大的努力且不一定能够做到。不是作者们不努力表现,作者们都是想要抒发情感和趣味的,但是作为一种极快速的视觉冲击,有多少人能感受到,不得而知。我们都会觉得一张画多美,但很少有人将绘画当做文章来读,即使是看到了能够表现思想的画家,也很多时候对这种不易理解的情感感觉不深。包括漫画也是,漫画其实是讲的故事,它兼具绘画和文字故事的优点,有自己无与伦比的优越性,但与单纯的图相比,与单纯的文字相比,又具有一些劣势。这些各自的特点所造成的结局,几乎是不可改变的,只能看更倾向于哪边吧,大概。


概括起来:
文章的视觉美没有绘画容易表现与冲击力强,但思想价值表现纯粹,既需要表现视觉效果又追求思想价值的绘画则相比较难被关注到后者,这一点确实无法改变,需要看不同方向的人的不同选择。而这使我感到不公平和苦恼。